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215章我窮
    聊了一陣后,鄭潔離開了別墅。

    “綾雅國際現在情況怎么樣了?”沈浪對著蘇若雪問道。

    “還能怎么樣,已經沒了唄。”蘇若雪鼓起小嘴。

    今天她們已經去了公司,恰談了拋股份的事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苦心經營的公司就這么化為了泡影,蘇若雪都有空不真實的感覺,不甘,或是心痛。

    海正集團高價收購股份,蘇若雪今天直接就拋了自己30的股份,獲利一億一千萬左右。柳瀟瀟也把自己的那點股份拋了。

    綾雅國際如今被海正集團接收,蘇若雪和柳瀟瀟兩美妞也不用去公司上班,倒是閑得很。

    “別難過了,不當總裁還能輕松點,多好啊。”沈浪笑了笑。

    蘇若雪撅起小嘴:“既然知道我難過,那還不好好哄哄我?”

    沈浪有點哭笑不得,女人撒嬌的時候確實很可愛。

    “好啊,蘇大美女,你要我怎么哄你?”沈浪掐了一下蘇若雪潔白的臉蛋。

    蘇若雪粉臉一紅,拍掉了沈浪的手,指著大廳內的新鋼琴,嘴角一彎道:“趕緊彈兩首我聽聽。”

    因為知道沈浪會彈鋼琴,蘇若雪還特地叫傭人搬了一架斯坦威鋼琴到別墅里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沈浪笑著答應了,坐上琴凳,彈上幾曲。

    蘇若雪興致很高,看著男人彈鋼琴專注的樣子,都讓她有些癡迷。

    彈鋼琴確實能在一定程度上舒緩情緒,沈浪也挺喜歡這種感覺。

    柳瀟瀟心中不免有點小嫉妒,不過也不得不承認,兩人確實很般配。

    吃完午飯后,柳瀟瀟提議道:“小雪,咱們下午去逛街吧?”

    “額,今天不行,我還要幫爺爺處理下天融國際一些材料。”蘇若雪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那明天去嘍。”柳瀟瀟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蘇若雪嘴角一彎,不用做總裁確實很舒服,不過也感覺心里空空的。

    沈浪開口道:“對了,今天晚上有人請我吃飯。”

    “誰啊?”兩名美女不約而同的扭頭看向沈浪。

    “白傾雨。”沈浪隨口說著,拿起電視機遙控器,按了下開關。

    “她她為什么要請你吃飯?”蘇若雪急問道,俏臉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沈浪聳了聳肩:“我幫了她很多次,她想感謝我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沈浪你答應了?”柳瀟瀟問道。

    “干嘛不答應?”沈浪反問道。

    柳瀟瀟氣呼呼說道:“沈浪,你怎么能跟別的女人一起吃飯呢!”

    “算了瀟瀟,他們又不是去約會,擔心什么。再說我們以前不也總是和那些生意伙伴吃飯嗎?”蘇若雪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沈浪覺得有些好笑,說道:“白傾雨很討厭我的,怎么可能會跟我去約會?”

    “我說吧?”蘇若雪笑嘻嘻的看著柳瀟瀟,一臉得意的樣子。

    柳瀟瀟有點無語,這長胸不長腦的美女總裁啊,之前的話都當成耳旁風了,真是沒一點危機意識。

    討厭一個男人跟喜歡一個男人某些時候可以相互轉變的。

    柳瀟瀟也懶得多想了,反正也是沈浪的事。

    沈浪無聊的看著新聞,電視新聞里爆出了昨天西港碼頭那場事件,不過具體內容卻大幅刪減,甚至篡改了消息,改成了地下勢力團伙集會,被軍警一網打盡之類的內容。

    關于戰現場,更是只字未提。

    這種可能怕造成群眾的恐慌的新聞果然是沒有完全公諸于眾。說是穩定社會,穩定人心,其實這和愚弄大眾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轉眼到了晚上六點左右。

    沈浪接到了白傾雨打來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沈浪,那那個,晚上吃飯,能不能就在我家里吃!”白傾雨尷尬說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沈浪一愣。

    白傾雨咬緊牙關,實在是覺得丟死人了!本來是自己說要請沈浪吃飯的,結果剛剛她的一個堂弟打電話來說,說是在工地上把腳摔傷了,向白傾雨借了兩萬塊錢。

    白傾雨想也沒想,直接給她堂弟打了兩萬塊錢。可誰知道,打完錢后看了看自己的**,只剩不到一千塊錢,這才想起來前幾天剛剛交完房租。

    加上上次換了一輛新車,卡里都沒錢請沈浪吃飯了。

    白傾雨獨自一人生活,可謂是窮的叮當響,今天要是請了沈浪吃飯,那下個月發工資前自己可要喝西北風了。

    為了省錢,只能自己做點東西給沈浪吃了,實在沒法辦,白傾雨這才厚著臉皮和沈浪說這個。

    “行不行,不行就算了”白傾雨連忙說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你家里在哪里?”沈浪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去接你。”說完,白傾雨就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不多時,一輛白色的雪佛蘭駛進了鄭家莊園,停在了別墅外。

    “快上車!”車還沒停穩,白傾雨就打開車門,喊別墅外的沈浪上去。

    沈浪感覺有點怪異,但也沒有多想,立馬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白傾雨穿著一件廉價的淺黃色連衣裙,打扮雖不驚艷但看起來十分雅致。再加上完美的身材和冷艷的氣質,足已吸引任何一個男人的目光,沈浪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這女人穿著的樣子挺迷人,不穿也充滿了一股別樣的**力。

    車上,白傾雨保持沉默,人生中第一次像現在這么尷尬。

    “白傾雨,為什么要我去你家吃飯呢?”沈浪有點納悶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窮,沒錢了,你不愿意我可以換個地兒,請你去吃蘭州拉面。”白傾雨有點臉紅的說道,這事雖然有些丟臉,但她可不想將這事藏著掖著。

    “呃”沈浪一愣,咳嗽一聲說道:“愿意。”

    沒想到白傾雨家里居然窮,沈浪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聽楊虎說,白傾雨后臺很硬,沈浪倒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也窮。

    貌似白傾雨用的手機是很老式的,應該差不多是那么回事吧,可能是自己之前一直沒留意吧。

    “我說白傾雨,你窮為什么還要請我吃飯?”沈浪有點無語。

    “你是嫌棄我窮?”白傾雨有點氣惱的哼道。

    沈浪擺了擺手:“不是不是,我不是這個意思,只是感覺沒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都說了是感謝,你就當是一份心意不行嗎?”白傾雨咬著貝齒,俏臉微紅。畢竟這男人救過她的命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沈浪有點無語,感覺再說什么,自己就太矯情了。

    不過一個美女肯親自下廚做東西給自己吃,這份心意有點太足了吧?

    “哼,不嫌棄我窮就行了。”白傾雨哼道,專心開車。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