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1822章 拜月盟總壇
    只可惜,金焰孔雀追逐了小半時辰后,發現沈浪的氣息突然消失,在極遠的地方重新出現,不禁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“該死,這小子借傳送陣離開了!”

    金焰孔雀最不想看到的事情果然發生了,他也早該想到這一點的。

    那小畜生如此狡猾,能瞞天過海迷惑他們北域妖族四名十階妖修的眼睛,害死了他大哥風靈孔雀。

    這種心機手段,簡直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對方智商高到一種可怕的程度,或許早就想好了要如何逃跑,哪能想不到利用傳送離開。

    金焰孔雀心中極為不甘,事到如今,他絕不可能看著沈浪眼睜睜的逃走。

    仔細感應之下,沈浪果然已經到了大青山的外圍區域。

    憑那小子的狡猾,落霞山的傳送陣多半已經被破壞了,想截住對方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大青山是拜月盟的總壇,寒月大陸十大門派中,四個門派就佇立于大青山,共有三名化神期老祖鎮守拜月盟總壇。

    那小子肯定是想進入大青山,尋求人類修士的庇護。

    金焰孔雀雖然智商一般,但這點事還是能想清楚的。

    這也印證了一點,沈浪根本不是妖獸,是個人類修士!所以才會想著去尋求人類修士庇護。

    “媽的!”

    后知后覺的金焰孔雀怒火狂涌,原來一開始他們就被那小子陰了,真是打的一手好如意算盤啊!

    他也明白若自己大搖大擺的踏入大青山追殺那小子,勢必會讓那三個化神期的老東西憤怒。

    金風心中一狠,即刻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把傳送符,下令讓北域妖族的妖修們齊聚,組團去大青山要人。

    金風不想主動挑起北域妖族和人類修士間的紛爭,但風靈孔雀慘死,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想看到沈浪活蹦亂跳的仗著有人類修士撐腰,站在他們頭上拉屎!

    帶領妖修大軍去要人,那三個化神期老東西肯定會權衡一下利弊,只要自己控制一下語氣,對方應該不會不知好歹。

    刻錄完傳送符后,金風施法將一把傳送符扔飛了出去,散發給后方追上來的妖修們。

    沈浪終于平安無事的到達了大青山外圍山腳下的某個城鎮。

    他一刻也沒有放松警惕,急速朝著大青山飛去。

    到了大青山,沈浪不敢太高調的施展血靈九變,畢竟自己是去求救的,弄出什么誤會來就不好了,他以人形姿態飛遁。

    大青山是寒月大陸的極負盛名的靈山圣地,和落霞山那種偏遠的小地方相比,簡直一個天一個地。

    大青山方圓百萬里,無數修真家族門派佇立于此,寒月大陸十大門派中的“北劍門”“毒靈宗”“寒魄谷”“龍霄宮”四大門派佇立于此,底蘊深厚,實力翹楚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北劍門,毒靈宗,寒魄谷三派中各有一名化神初期老祖,這三人同時也是拜月盟的大長老。

    其實沈浪心中也沒底,無法確定對方到底會不會救自己。不一定人類修士就是好的,事實往往可能恰恰相反。

    只能硬著頭皮上了,沈浪已經想好了說辭。

    不多時,他已經進入了大青山的地界,朝著拜月盟總壇飛去。

    拜月盟總壇位于大青山最繁華的一座城鎮中,四周圍滿了堅固晶石打造的墻壁,并布有強力禁制。

    大量的修士巡邏內外巡邏,天空上還盤旋著一些靈獸飛禽,戒備森嚴。

    一座高高聳立的紫金色大殿即是總壇大殿,也是拜月盟的高層議事之地。除了大殿之外,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分殿,華麗程度堪比天水大陸的水云城皇宮。

    拜月盟雖然有五名化神初期的大長老,但平時這五人不會理會拜月盟總壇之事,一般都是交給他們的門人弟子看管。

    拜月盟總壇有一位壇主,是元嬰后期的修為。這消息是沈浪之前通過搜魂術得知的。

    只要見的不是化神期修士,沈浪就沒什么心里壓力。

    他在城墻外降下了遁光,這城鎮中雖然布有禁空之陣,但對沈浪這種頂級的大修士沒什么影響。

    介于沈浪是來求救的,他不敢擺什么架子,準備打個招呼再進去,不至于唐突。

    見沈浪從天而降至城門外,守門的兩名結丹初期修士恭恭敬敬的抱拳道:“見過前輩,前方乃拜月盟總壇圣地,敢問前輩可有通行令牌?”

    沈浪非常面生,兩個守門的修士也不知道他是哪個門派的長老。

    “兩位小友,本公子身份暫時不好透露。還請通報給拜月盟總壇的壇主,就說有人想見他一面,有急事商榷!”沈浪不冷不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兩名守門修士聽完后面面廝覷,其中一人謹慎說道:“抱歉!這件事我們做不了主,總壇的掌事不是外來修士想見就能見的,還請前輩還是另尋他法吧。”

    沈浪有點來火了,心中極為不快,自己的姿態已經擺的這么低了,兩個守門的家伙居然都想把自己拒之門外?

    無關乎禮節,修仙世界修為即是身份,被如此輕視,沈浪感覺自己的自尊受到了踐踏。“怎么?以本公子元嬰后期大修士的身份,連見一下貴盟的掌事都不行?”沈浪面無表情的說道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再浪費時間了,直接釋放出元嬰后期的靈壓。毫不掩飾的驚人靈壓如同風暴一般,朝著四面八方發散開來。

    一時間,守門兩名修士猶如泰山壓頂,雙腿癱軟在地,嚇得頭皮發麻,眼中露出濃濃的驚駭之色。

    不只是他們,連天空中大量巡邏的修士都受到了這股強大靈壓的影響,身形不穩。

    守門的兩名修士開始見沈浪年輕之極,還以為他頂多是元嬰初期,沒想到對方居然是元嬰后期的大修士!

    雖然同是元嬰期,元嬰后期大修士和普通元嬰初期修士毫無可比性,身份天差地別。

    “前前輩饒命!我等無知!”兩名守門修士當即跪地求饒起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。

    “禮數招待不周,還請道友不要見怪。”

    拜月盟總壇的紫金色大殿中突然飛出一道遁光,落在了城門外。

    光華一斂,是一名身穿紫袍,手持折扇的英俊青年。

    青年神色桀驁,瞥了眼沈浪,抱拳道:“在下就是拜月盟總壇的壇主司徒令。敢問道友來我拜月盟總壇,有何指教?”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