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1824章 天劍真人和冰花婆婆
    “此物是我機緣巧合下得到的,一直當做保命的重要法寶。道友可否滿意?”沈浪重復問了一遍。

    司徒令立馬將金元缽收進了儲物戒指中,冷笑道:“馬馬虎虎。那些小天晶石,也給本壇主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沈浪皮笑肉不笑的應了一句,繼續問道:“現在總可以讓沈某和三位化神期前輩當面對話了吧?”

    司徒令將那二十萬小天晶石收進儲物戒指后,然后裝作客氣的樣子呵呵笑道:“當然可以。此事事關重大,我現在就去告訴我師父天劍真人和其他兩位化神期前輩,道友就在這大殿中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司徒令也不好做的太過分,黃銅圓缽是望月島周龍的寶貝,沈浪拿出周龍的寶物就有點意味深長了,他懷疑此人殺了周龍,奪走了對方的寶貝。

    若真是這樣,這個叫沈浪的修士實力或許比他想象的要高。

    而且沈浪說的這些消息,確實有必要讓拜月盟的大長老知道。

    司徒令撇下一句之后,就離開了大殿。

    沈浪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待,心中還是有些焦急和煩躁。

    他總覺得這拜月盟有點不靠譜,光這一個元嬰后期的司徒令就如此桀驁狂妄,等下見到三名化神期修士,還不知道會面臨怎樣的刁難。

    沈浪雖然在乎自己的命,但要讓他卑躬屈膝的去求別人救自己,這不可能!

    失望大于希望。拜月盟多半是靠不住的,沈浪腦中急速思考著辦法,如何才能最大的程度對自己有利?

    沈浪冥思苦想,沒有什么太好的主意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小半時辰過去后,司徒令帶了三名化神期修士走進了拜月盟總壇的大殿。

    三人都是垂垂老者的模樣,沈浪只看了一眼就全認出來了。

    為首的是一名白發蒼蒼,背負雙劍的長眉修士。此人看上去一臉正氣,仙風道骨,氣勢不凡。

    這長眉修士正是司徒令的師父,北劍門的天劍真人。北劍門自稱是名門正派,天劍真人極少在外人面前露面,沈浪也不知這人根底心性。

    但長眉修士后面的那名拄著拐杖的銀發老嫗,就兇名在外了。

    銀發老嫗是寒魄谷的冰花婆婆,表面上看像是一個垂老將死的老嫗,但十分陰險毒辣,殺人如麻,渾身散發著壓迫感十足的陰寒氣息。

    還有一位身著綠袍的禿頭老者,此人是毒靈宗的萬毒老祖,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輩。

    沈浪立即從座位上站了起身,朝著三名化神期修士抱拳施禮:“晚輩沈浪,見過三位前輩!”

    司徒令輕蔑道:“如此輕描淡寫成何體統?見到三名大長老,還不行跪拜之禮!”

    沈浪怒火膨脹,想讓他下跪這絕不可能!司徒令的這一句激起了沈浪的怒火。

    好在沒等沈浪回應,天劍真人就擺了擺手道:“來了即是客人,不必拘泥這些繁文縟節。沈浪小友,你速速與我們細說。適才你和我徒兒談及九色神光之事,這到底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沈浪抱拳道:“晚輩不敢欺瞞天劍前輩,九色神光乃我親眼所見,親身感受,不可能有假。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三名化神期修士臉色明顯有了動容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好好再給老身說一說事情的經過。”冰花婆婆渾濁的雙目死死盯著沈浪,帶著一股凌冽的寒意。

    沈浪不寒而栗,這老嫗身上的煞氣太恐怖了,好像隨時都能要自己的命一樣。

    他只能乖乖重述了一遍剛剛對司徒令所說的話。

    三名化神期修士面色隱晦,在沈浪說出自己經歷的同時,他們也在揣摩沈浪話中的破綻。

    如果沈浪刻意欺瞞,或者騙他們,三名化神期修士還是很容易找到沈浪話語中的破綻的。

    然而他們仔細聽了一遍沈浪的訴說,并沒有發現沈浪暴露出什么破綻,好像真的煞有其事。

    被雷劫攻擊后,其余的兩個妖修或許沒了行動能力,但金焰孔雀有著自愈之體,和這小子說的如出一轍。

    “小子,照你這么說,妖族的四個十階妖修,死了一個,重傷了兩個,那只金焰孔雀傷勢未愈,現在還在追殺你?”萬毒老祖目色陰戾的質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就是如此。”沈浪沉聲應道。

    萬毒老祖瞥了眼天劍真人,皮笑肉不笑的說道:“天劍兄,照這小子的說法,北域妖族現在正是虛弱的時候。若我們齊力攻打北域妖族,說不定還真能一舉拿下!”

    “哼!老身可對攻打妖族沒有任何興趣,只對那九色神光感興趣。若我們能得到幾枚九色神石,興許也有機會飛升。”冰花婆婆冷笑道。

    這話一出,天劍真人和萬毒老祖說不心動肯定是假話,其實萬毒老祖剛剛那么說也就是在想九色神石。

    畢竟飛升的誘惑力太大了,不僅僅是代表著能進入更廣闊的修仙世界,壽元也可以憑空多出一千年。

    但只有極少數化神期修士才有飛升的能力。倘若他們能得到九色神石,煉化出九色神光,飛升大有希望。

    “小友,既然你被北域妖族抓去過,那你可了解九色神石的消息?”天劍真人慈眉善目的對著沈浪問道。沈浪搖了搖頭,道:“晚輩只知道風靈孔雀說過他的九色神石是在北極冰原找到的,至于找到了幾顆,晚輩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天劍真人微微點頭,隨即又向沈浪詢問起了北域妖族的三名妖修的狀況。

    沈浪正色道:“這件事晚輩可以百分百確定。那寒焰孔雀和大地怒熊傷勢極其嚴重,應該戰力全無。唯有金焰孔雀一名十階妖修尚有戰力,而且也身負重傷。”

    當天劍真人還想詢問之時,冰花婆婆不耐煩的冷哼道:“與其一句句問這個黃毛小兒,還不如直接對他施展搜魂術,不就什么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沈浪整個人如墜冰窖,渾身冷汗直冒,心中暗道不妙。

    果然在這些化神期修士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命,在乎的只有利益。

    天劍真人沉聲道:“冰花道友,不要沖動。這位小友是人類修士,風靈孔雀能死也全拜這位小友所賜。那北域妖族還在滿世界追殺他,若我們先把他殺了,那豈不是自己人打自己人的臉。”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