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2119章 天地乾坤鏡
    玉瑤突然提議道:“三位義兄,小妹家父家母居住在南淵之地的南部一處大澤邊上,離神女墓并不是很遠,大概只需半個月行程。如有沈兄帶我們前往,時間還能縮短三分之二。”

    “三位義兄若不嫌棄,可以先妹家中避一避!家父家母都是大乘期修士,應該能抵擋壓力,也能盡快通知三位義兄的父親和師父。”

    一聽這話,邪影和神秀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沈浪擔憂道:“這會不會給玉面前輩和白薇前輩造成麻煩?”

    “既是結義兄妹,何來麻煩?沈兄再這么說,小妹可要生氣了!”玉瑤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好。事不宜遲,我們趕緊出發吧!”

    沈浪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就當他準備施展出血靈九變之時,天空中突然響起了一道淡淡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哼,不用出發了,我來接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四人身前的半空中,陡然亮起一道白光,空間劇烈扭曲,形成了一道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一名身披金袍,面相白凈的幼童從空間裂縫中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跟在幼童身旁的,是一名身穿翠綠衣裙,頭戴玉釵的美婦,五官極其精致,自然而然流露出雍容華貴的氣息,飄然脫俗。幼童正是玉面童子,美婦則是白薇圣女。

    兩人身上都洞察不出一絲氣息!大乘期修士果然神秘莫測。

    “爹,娘!”^^

    玉瑤嬌軀顫栗,驚呼出聲,飛快的朝著兩人沖了過去,直接撲倒在白薇圣女懷中。

    “瑤兒,沒事就好,娘總算是能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白薇圣女緊緊抱住了玉瑤,眼眶微微發紅。

    已經過了一千年了,她還以為自己女兒千年前就命喪在了神女墓中,想不到玉瑤還安然無恙的活著。

    白薇圣女長出一口氣,喜悅之色,溢于言表。!*!

    “見見過兩位前輩!”

    見玉面童子和白薇圣女兩位大能突然出現,沈浪等三人心神震撼,立即朝著兩人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玉面童子擺了擺手,目光轉向玉瑤的面具上,皺眉問道:“瑤兒,你的臉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白薇圣女也急問道:“丫頭,你的臉似乎中了一種極其惡毒的詛咒,這究竟”

    換成是以前的玉瑤,此刻可能是迫不及待的想讓父母治好自己的臉。

    但如今的玉瑤,已經能坦然面對,打斷道:“爹娘,這些事瑤兒之后給你們說明,先把沈浪他們帶到安全地方吧,我們惹大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事情我已經知道的七七八八了。你們三個小輩,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玉面童子面色淡然的說著,直接走進了之前被撕裂開的空間裂縫中。

    白薇圣女挽著玉瑤的手臂,也走進了空間裂縫之中。

    沈浪邪影神秀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也跟著走進了空間裂縫之中。

    三人進入空間裂縫的那一刻,被一股強大的傳送之力籠罩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一道白光閃過,三人被某處空間拋飛到了一座竹屋閣樓外的花園中。

    萬紫千紅的靈花在園林中綻放,靈木茂盛,枝條交疏,綠葉圓潤。散發出沁人心脾的幽香。

    此間靜謐優美,宛如世外桃源一般,正是玉面童子和白薇圣女的居所。

    不遠處的亭臺外,站著三名修士。

    一位是身披黑袍的銀發青年,背負巨劍,渾身散發著滔天魔氣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一位是身披金色袈裟的僧侶,慈眉善目,清凈莊嚴。

    還有一位是銀發老者,全身散發著一種截然不同的凜然之氣。

    三人各是懾天邪君,法照圣僧,云痕子。

    “父親!”

    邪影和神秀兩人各自發出一聲驚呼。

    “師父!”

    沈浪看見云痕子后,也發出一聲驚呼。

    玉瑤朝著身旁的玉面童子和白薇圣女驚詫問道:“爹娘,這是怎么回事”

    白薇圣女淡笑道:“瑤兒,娘這里可是存放著你的本命魂牌,你一出神女墓之時,娘就感應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你父親又有天靈寶天地乾坤鏡,窺知了神女墓的場景。你們之前的一舉一動,我和你父親都看在眼里,立即就通知了懾天,法照和云痕子三位道友前來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還是爹娘想的周到。”玉瑤心中舒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玉瑤出生之時,母親白薇圣女就留著她的本命魂牌。不過在神女墓中受法則之力的影響,本命魂牌也無法查知生死。

    這千年中,玉面童子和白薇圣女兩人都以為玉瑤已經死了,白薇圣女每日黯然神傷,這千年來都不知道是怎么過的。

    誰知,今日她突然感應到了玉瑤的本命魂牌散發的氣息,發現玉瑤還活著。

    玉面童子得知此事后,立即祭出了天地乾坤鏡,窺知了神女墓的場景,同時看到了沈浪,邪影,神秀三人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這天地乾坤鏡是天靈榜排名第九十八的天靈寶,能力有點像人界的山河鏡,倒不如說山河鏡就是這天地乾坤鏡的仿制品。

    “父親,孩兒讓您失望了!”邪影來到懾天邪君身前,直接跪倒在地,低下了頭。

    “沒死就好!”

    銀發青年目光凝視著邪影,將他拽了起來,拍了拍肩膀。眼神雖冷,但還是能看出一絲喜悅。

    懾天邪君和邪影這對父子,性情古怪,交流方式也只有他們自己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父親,神秀知錯了,我將自己的身份告訴了三位兄妹。”神秀雙手合十,坦然認錯。

    法照圣僧嘆氣道:“神秀,這并非是你的錯,錯在老衲。罷了,你活著回來,老衲就算今后背負罵名,也認了!”

    玉面童子呵呵道:“法照,我等都不是多話之人,不會告訴別人你有個私生子的,安心做你的圣僧吧。”

    一聽這話,法照圣僧臉色有些尷尬。

    玉面童子也是通過天地乾坤鏡,聽到了神秀的話語,才得知法照圣僧有個私生子。在通知完懾天邪君和云痕子之后,繼而也通知了法照。

    沈浪恭恭敬敬地朝著云痕子一拜,隨即發出一道傳音:“師父,抱歉,耗費了千年時間,徒兒才從神女墓中出來。不過那中央戊土杏黃旗,徒兒取到了!”

    云痕子搖了搖頭,笑著傳音道:“何來抱歉一說?為師自己都不敢相信,你真能取到杏黃旗。徒兒你不但做到了,還能平安回來,為師倍感欣慰。”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